党风廉政教育党课教案

  • 来源:山阳中学
  • 作者:山阳中学
  • 发表时间:2017-12-02 09:28:30
  • 浏览次数:47

党风廉政教育党课教案

【授课目标】

  1、通过对当前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面临的形势等内容的学习,了解廉政建设的重要性,作为党员和干部如何廉洁自律,共同推进党风廉政建设。

  2、统一认识,提高觉悟;警钟长鸣,率先垂范。

  【授课重点】怎样警钟长鸣,强化自律,做廉洁的表率。

  【授课形式】集中讲座学习

  【授课时间】1小时

  【授课流程】

同志们:大家好!

  康德曾有这样的墓志铭:这个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够深深地震撼我们的心灵:头上璀璨的星空与心中崇高的道德律。星空深邃,仰之弥高;大海浩瀚,钻之弥深。

  今天和大家讨论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如何看待当前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面临的形势;二是探讨一些党员干部腐败堕落的原因;三是警钟长鸣,强化自律,做廉洁的表率。

  一、如何看待当前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面临的形势。

  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所面临的形势是广大党员干部普遍关注的一个热点问题。当前总的估价是: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已经取得了明显成效,但形势依然严峻,任务还很艰巨。由于体制制度的不完善、意识形态等方面的种种影响,由于我党执政的时间越来越长,当前的腐败问题、现象仍处在易发、多发期。具体说,可用以下四句话来概括。

  1、全党达成共识,反腐力度不断加大,人民群众满意度在不断提高。

  十多年反腐败最大的成果是:全党、全社会达成了共识:执政党的党风问题是一个关系党的生死存亡的大问题,若不反腐败,党要亡,国要亡,社会主义也要亡。八十年代人们听到这些话时,思想上还存有疑虑,甚至认为这是小题大做。如今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政领导和人民群众都已充分认识到反腐败的极端重要性,反腐败的力度、深度和广度不断加大。只要看一看共和国的反腐史,就能知道反腐败的威慑力不是空洞的,而应该是史无前例的。

  2、保持高压态势,严查彻办大案要案,腐败蔓延泛滥势头得到有效控制。

  反腐败为什么艰难?道理很简单:因为这是一场权力者权力者之间的斗争。大家知道,对于刑事犯罪分子,可以一个严打接着一个严打有权的对付没权的,事情总是好办一些。对付有腐败问题的权力者远非这样简单,他手中也有权,有一帮人,有雄厚的腐败势力,有丰富的官场经验,有牢固的关系网,一句话可以用权力对抗权力。如广东湛江、厦门远华腐败案、辽宁沈阳腐败案、重庆文强案等,腐败分子不是一个人二个人,而是一窝人、一串人;不是普通的小官,都是掌握当地要害部门的高官、大官……尽管这些都是地方上的腐败分子,从理论上说应由省级去管,然最终的领导却是中央级的,结果当然是毁灭性的,一网打尽,很是彻底。

  近年来的反腐败斗争,不仅呈现出过去从未有过的力度和气势,而且在其内容和质量上也出现了许多新的特点,其中之一,就是将反腐败与打击黑恶势力紧紧地连在一起。这几年来这三股恶势力结合的规模和组织显示了以下一些特征:一是势力的发展越来越快,有的甚至控制了一个地区;二是侵蚀的范围越来越广泛,它已经渗透到多种领域;三是对社会的危害越来越厉害,国家财产几亿、几十亿、几百亿遭受侵占。因此,怎样更有效地开展反腐败斗争?怎样最大限度减少犯罪恶势力、腐败恶势力对中国社会的危害?应该说,这几年来不仅走出了有力坚实的一步,而且还是有成效的。一是极大地打击了腐败分子的嚣张气焰,二是使腐败现象蔓延泛滥的势头得到控制,三是消除了腐败恶性化发展的可能。

  3、反腐败挽回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保障了社会和经济现代化的进程。

  据我国著名经济学家胡鞍钢先生的研究,当今社会存在的四种腐败类型——“寻租性腐败、地下经济腐败、税收流失性腐败和公共投资与公共支出性腐败形成的各类经济损失,平均每年占GDP13.2%——16.8%之间(90年代后半期)。为此,近几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将打击走私与反腐败结合起来;有条不紊开展了对腐败的高发区、频发区——金融、证券、房地产、土地批租出租、建筑工程和物资采购等领域的反腐败斗争,将一大批走私大王金融大王房地产大王经济蛀虫送上了审判台,这就最大限度地缩小了社会的经济损失,保障了经济建设的顺利进行,社会得益,老百姓得益。

  4、反腐败也要与时俱进,要积极探索新形势下反腐败的特点和规律。

 

  过去的反腐败,是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反腐败,依靠的是像三反五反这样的轰轰烈烈的群众性政治运动,在当时是奏效的,有杀了张子善,管了二十年的说法。改革开放后,社会进入了市场经济体制,腐败发生在一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二是市场经济体制极不完善的大背景下,依靠过去计划经济体制时代的反腐败管不了市场经济体制下的腐败行为,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怎么办?从某种意义上说,反腐败也只能靠摸着石头过河,所以,这二十余年的反腐败,是积累经验的二十余年,是不断地进行制度创新的二十余年,是从过去侧重治标到如今标本兼治、综合治理,逐步加大治本力度的二十余年,是在不断摸索符合初级社会主义、不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的反腐败的二十余年。这是指导思想上的突破,是方法论上反腐败的飞跃,这就为新世纪的反腐败奠定了牢固基础。